窗前木芙蓉

【瓶邪】《遁迹》10

碎碎九十三:

今天填了四个不同的坑,看在我这么努力的份上,请不要吝啬的用评价淹没我吧~小红心小蓝手转发什么的不要客气呀~~!明天试试看能不能五更达成~爱你们哦~


10




闹了这么一出,闷油瓶的身份惊天大逆转,我肯定要把闷油瓶带去给我三叔看看,说不定他还能认出这个人。只是不能大摇大摆的把他带到三叔的地盘去,万一谁跟这家伙有仇怎么办。


经历了老牛这事,我是不想再回店里了,带着闷油瓶回到家里之后,我躲到卧室里给三叔打了好几个电话,让他无论如何要来我这一趟。他给我磨的没办法,说自己回长沙了,就是我要死了想见他,也拖到下个礼拜再死。我问他那大潘呢,要是大潘有空,让他来认认人。三叔说大潘也没空,让我老实在屋里呆着,少乱跑。


三叔暂时来不了,等于我要和闷油瓶再单独相处一个礼拜。我知道闷油瓶的失忆应该是真的,他的眼睛里透露出深深的迷茫,一般人很难装出这个样子。而且那个时候他是真的被人绑成了肉票,我把他救出来完全是个偶然,他应该没有机会算到我会出现在那里。


干这一行的就是这样,今天你杀我,明天我杀你,脑袋挂在裤腰带上。我看着乖乖坐在沙发上的闷油瓶,心说毕竟是我亲手救出来的人,加上今天要是没他,我很可能无法全须全尾的走出老牛的家,他怎么说也救了我,看样子是个忠心的人。既然如此,那我送佛送到西,能保他一时是一时吧。


我坐在了闷油瓶身边,他回头看我,我就道:“那什么,你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,你有想过以后怎么办吗?”


他摇了摇头,我一看他没想过,这就好办了,于是把我是怎么救他出来的细节,仔细的说了一遍,着重强调了他的那些伙伴是准备让他去送死的,以及我是怎么英勇的救了他的。我告诉他他以前的雇主可是个心狠手辣的人,如果他随便乱跑,被发现了,很可能就被灭口了。


最后我道:“看你也是有本事的,以后跟着我混吧,不说吃香的喝辣的,基本生活有保障不是?别的不说,在杭州没人敢动你。看在你今天也救了我的份上,工资嘛给你加两百,年底还有奖金,怎么样,考虑一下?”


闷油瓶很上道,他没有考虑,直接点了头。我只用五百块钱就收了这么厉害的伙计,心中十分得意,人都是很爱面子的,以后带着闷油瓶出去,看谁还敢欺负我。


不过他毕竟是个失忆的人,保不准什么时候思绪混乱,万一一个人跑出去可怎么办。我考虑再三,决定把他的床铺从沙发上挪到卧室里,现在的天气又不冷,就让他在我屋打个地铺好了,这样晚上我也能看着他点。


“小哥,你睡这么厚冷不冷?要不要我再给你加床被子?”我从衣柜里取出了一些过冬用的被子,把它们铺在地上弄了一个简单的地铺。这个过程中我在床底下发现了好几只落单的袜子,赶紧把它们掏了出来,准备一会和衣柜里的配配对。


闷油瓶是一个对吃穿都不挑的人,我就喜欢这样好养活的,看来他如果是盆栽,大概会是一株仙人掌吧。


我睡觉没有什么不良的习惯,也不是很在意别人睡觉的习惯好不好。因为在我上大学的时候,三个室友两个打呼噜,一个磨牙打呼说梦话梦游都齐全。晚上灯一关,寝室里面像开了演奏会一样热闹。在这样残酷的环境下,我练就了一身入睡的好功夫。


话虽如此,安静的环境肯定更适合人类的入眠。闷油瓶可能属于那种晚安三秒的人,就是跟你说了晚安,三秒钟之后就不省人事。我关了灯,还没跟他说晚安,他就不再动弹了。我也盖上了被子,睡着了。


白天被老牛带人吓唬了一下,晚上做梦就梦到了他们,还有那批在广西遇到的盗墓贼。我梦到我一个人站在树林中,四面八方的人手持铁棍朝我涌来,地陪站在我正前方,有血从他的额头上流出,他狞笑着朝我走来,伸出一双泛青扭曲的手——


吴邪。


噩梦缠身的我隐约听到有人在叫我,迷迷糊糊的听不清楚,我感觉身边好像有人站着,出于潜意识里的求救心理,我下意识伸出手抓住了他,那个人没有走开,轻轻拍了拍我。我在睡意中挣扎,最后还是没敌过瞌睡虫,沉沉的睡去了。




我是被饭菜的香味吸引着睁开眼睛的,睡觉是我的人生乐趣之一,只要没人打扰,我可以一直睡下去。我打了个哈欠,拿起手表一看已经中午十一点半了,看了我这一觉睡得够长。因为我常年一个人住,没觉得哪里不对,赖了一会床才坐起来准备出屋。


站起来之后脚下踩到了被褥,我才想起这屋子里应该还有一个人的,被褥已经凉透了,说明闷油瓶早就起床了。我闻着饭菜的香味,心说不会是他在做饭吧,好像是从超市里买了点菜不错。


我抓着头发走出了卧室,一看厨房里站着的还真是闷油瓶,做饭的手艺倒是没有忘。他看到我也没打招呼,自顾自的把饭菜端上桌。很简单的两个菜,醋溜土豆丝和豆角烧肉,毕竟也就只买了这几样。主食是米饭,蒸的香喷喷的,看着它我肚子很用力的叫了一声。


“小哥,你还会做饭啊。”我拉开椅子坐了下来,拿筷子夹了一块肉尝了尝,味道还挺不错的,家常菜口味。


闷油瓶点了点头:“我记得我是一个人住的。”


一个人住没媳妇的男人就是惨,我们单身汉必然要掌握的技能就是做饭,可惜我没遗传到我老爹那热爱劳动的优良品质,总嫌做饭麻烦。一顿中餐想吃的丰富,洗米洗菜切菜热锅,再到放油爆炒,最后吃完还要刷锅,有这个闲工夫,外卖都吃完三次了。


我和闷油瓶都是大小伙子,正是能吃的时候,一大锅米饭被我俩吃的干干净净,菜也完全没有剩下。我摸着肚子,心说确实家里做饭比外头好吃多了,外卖虽然有滋味,实在太油腻了。


想到这,我就对闷油瓶道:“小哥,你既然会做饭,那晚上咱们去超市买点菜什么的,总吃外卖对身体多不好啊。”


闷油瓶没啥意见,把桌子收了收就去刷碗了,我本来还在犹豫他都做饭了,我是不是应该刷碗,现在看来他这么勤快就不用我麻烦了。


就算不是为了招伙计,有这么个室友也挺省心的。我心满意足的靠在沙发上,感觉自己真的捡到宝了。想当初在宿舍,别说有人主动刷碗,就是吃完泡面都得剪刀石头布选出最倒霉的那个去丢垃圾。


人生不能太颓废,我在睡午觉和去开店之间选择了一会,还是决定去开店。刚好是礼拜六,游人很多,店里常年没生意,来几个散客已经很稀罕人了。我闲得无聊,就跟他们侃大山,随口胡说了很多古董界没有的传说,唬的他们一愣一愣的,最后还真买了几个小玩意。


闷油瓶严格遵守了我的要求,来客人就倒点水送过去,擦擦桌子掸掸灰什么的,没事的话就坐在柜台后面当盆栽。他的皮相还不错,稍微拾掇一下挺帅气的,有些进店的姑娘,还忍不住跟他搭话,只是可惜闷油瓶是一个话很少的人,人家跟他说话他也不理会,就看着天花板。


“说真的,这个价钱已经十分厚道了,您出去打听打听,谁家要是有我这个价,东西白送给您都成。”为了一个小花瓶,我已经跟客人费了半天的唾沫星子,要不是看他真的想买,这几千块钱的东西,我何至于说这么久。


闷油瓶不知道打哪儿冒出来,给我倒了杯铁观音,我一摸温度正好,接过来一口气灌下去,又道:“您看这天都快黑了,再晚下去都没地打车了,我帮您包起来,再搭您一个茶壶,行不?”


买一送一,客人终于满意了,我让闷油瓶去找个盒子来,给客人包一包,最后一单生意了,买完就关门,晚上咱俩撸串去。



评论

热度(354)